新灵小说网
繁体版

第十七章 耗子

    第二天,老刘很热情地帮着李晨风找亲戚,虽然这只是李晨风随口说的套话,但老刘却真的是尽心尽力。

    李晨风也通过这个机会好好勘查了一下周围,因为从这次来到三河村开始他就感觉有很多不对劲的地方。

    当然最为诡异的还是半山腰上的那座房子,李晨风最想弄清楚的也是那里。

    花了大概一个上午的时间,老刘问遍了周围的三个村,终于还是“没找到”。

    李晨风很是遗憾地说:“辛苦刘大哥了,可能是他搬走了吧,等我回去以后再找找他的联系方式。刘大哥你就先回去忙吧,我们在周围转转就买车票回家了。”

    “那行,天黑之后千万别再周围的林子里吓逛,这地方真的不安生。”

    “行了,多谢刘大哥提醒了。”

    工地的工期似乎很紧,老刘也不再多说,急冲冲地就跑回去了。

    陆幼薇挽着李晨风的胳膊,耷拉着脑袋说道:“主人,我们真的就这么回去了。”

    “要是真的没有刘大叶这个人我也没办法,但还是去那房子里看看吧,昨天你也亲眼看见里面有灯光,我就不信真的有这么邪乎,要是有鬼正和了我的意,厨子久了不摸菜刀手生,我这捉鬼匠也一样。”

    “那行吧,只是这刘大哥人挺好的,我们悄悄地过去,别让他看见了,不然他担心。”

    “行,不过我得问问你,当年你真的留了刘大叶这个活口吗?会不会是当初你杀红了眼,顺便把他也给捎上了。”

    陆幼薇跺了跺脚,“绝对不会,我记得很清楚,当初埋我的古墓是唐朝一个很有名的术士主持修建的,他在墓穴布下了强大的封印。所以尽管我很早就苏醒了,但还是被困在墓穴里出不来,那时的日子别提有多郁闷了。

    后来有个放牛娃在山上无意中发现了古墓里流出的东西,一副关于我的画像,他觉得我长得很漂亮,以为我是天上的仙女,于是把我的画像带回家里供在神龛上祭拜,就这样我受了他十多年的香火。

    再后来,古墓里的封印不知道怎么自己就消失了,我便从里面跑了出来。那时的我积压了千年的怨气,身体也因为太长时间没有鲜血的滋养而饥渴难耐,所以我才会冲进三河村杀了所有人,喝了他们的血。

    我是个懂得感恩的人,家里供着我画像的刘大叶一家我真的留了活口,不然也不会有耗子了。”

    李晨风点了点头,“说得也有道理,我差点把耗子忘了,估计这会儿他已经去投胎了吧。”

    “走吧仙女,咱们去那房子看看,也算对得起耗子了。”

    陆幼薇又嘟了嘟嘴。“你觉得我不像仙女吗?”

    “像呀,谁说不像了?像得很呀……”

    李晨风和陆幼薇本来打算从山后面的树林朝着那房子绕过去,可刚一上山,却听见山坳里传来了很多人的惊叫。

    “好像是工地里传来的。”

    他们朝着山下一看,工地里一片混乱,工人们一边在工地里乱窜一边惨叫,场面十分混乱。

    “到底发生什么?”

    “别管这么多了,先去看看!”

    李晨风带着陆幼薇狂奔下山,进入工地,发现黄泥地面上有一片黑压压的东西,工人们被它们围在中间显得苦不堪言。

    再走进些李晨风才看清,原来是成千上万的老鼠,它们的眼睛血红,牙齿尖利,个头足有猫那么大。

    “你们快走,别过来!”

    说话的人是老刘,他的身上挂着七八个大老鼠,脸上全是血,看样子被咬得不轻。

    这时远处有几个工人拿着煤气罐和喷火器过来,对着那些大老鼠就是一阵狂喷。

    陆幼薇二话不说冲进老鼠堆,双手一挥一双利爪顿时长了出来,这才是尸灵的真正面目,美艳却又冷酷的杀戮者,这也是李晨风初次见到她时的样子。

    李晨风犹豫了片刻,从背包里拿出了老天师的骨灰盒,尽管周明告诉过他这东西只能收服不成气候的小鬼小妖,但李晨风总感觉这些耗子很不对劲,于是便那这东西试了试。

    “临兵斗者,皆阵列在前,收!”

    奇迹发生,骨灰盒如黑洞一般,把上百只大耗子收了进去,加上陆幼薇的的屠戮和喷火器的作用,不一会大老鼠就被灭了大半,其它的都被吓得逃命去了。

    当然在刚才那个混乱的环境下没有人注意到陆幼薇和李晨风,不然他们的举动也是挺吓人的,一个是捉鬼的驱魔人,一个是真的变成了鬼的样子。

    混乱之后,很多工友都被送去了医院,老刘伤势不算太重,只是被咬了几口,尽管李晨风劝他去医院看看,毕竟老鼠身上可能携带着很多病菌,但他还是坚决留下来收拾工地。

    李晨风注意到很多挖掘机的铁支架上都留下了牙印,几辆货车更是已经爆了胎,这些大老鼠真不知道是什么鬼东西,居然会这么厉害。

    “刘大哥,这些大耗子都是从哪里来的呀。”

    老刘咽了口气,“和昨晚上那些蛇一样,从地底下抛出来的,只是这些东西数量可比昨晚的蛇多了好几倍,而且它们很利索,两三下就从坑里窜出来了,我们想回埋都来不及。妈的,这些畜牲简直比疯狗还厉害,见人就咬,要不是那火烧的及时,估计我这把老骨头都会被它们啃来吃了。”

    李晨风皱了皱眉头,“我看你们这事有问题呀。”

    老刘摇了摇头。“这工程是没法做下去了,怕是挖到了山神的根,山神老爷开始降罪了。”

    “刘大哥你还信这些呀。”

    陆幼薇一边说一边笑,她自己身为尸灵,知道这世界上有很多的妖魔鬼怪,但那山神的事儿却是很不靠谱,大部分都是人类自己捏造出来的。

    李晨风想了想。“山神的事儿不好说,但鬼怪还是有可能的。”

    老刘来了兴致。“怎么,小兄弟你还懂这个?”

    “我爷爷以前是个方士,我小时候也跟着爷爷学了些。”

    自从当了驱魔人,李晨风的身份是越来越多了,什么戏曲世家,当方士的爷爷,全都是一句话的事儿。

    陆幼薇不可能拆他的台,只是在一边偷笑。

    老刘似乎是很信这方面的东西,一本正经地朝着李晨风凑了过来。

    “哦,依你看这件事该怎么办?”

    “反正这工程得先停了,要是再挖出点什么东西就麻烦了。”

    老刘连连点头,“对对对,先把工程停了,我这条老命可经不起折腾。小兄弟,你既然懂这方面的事,还麻烦你在着多留几天,帮我们看看到底是怎么回事,不然我们就是回家也是提心吊胆的。”

    “行了,没问题。”

    这正是李晨风想说的,毕竟这样以后他就可以明明目张胆地调查那刘大叶一家和长虫鬼的下落了。

    这天下午,老刘去和承包商谈这事,却是灰土着脸回来。搞这工程的老板是个守财奴,只让工程停一天,说是明天公安局的人会过来调查,然后就正常开工。

    也是在这天下午,应李晨风的要求,几个工人陪着他和陆幼薇去勘查那栋半山腰的房子。

    瓦房的前面是一片空地,虽然没铺水泥,但看着很干净,就连树叶也没几片,像是有人经常打扫。

    空地边上有一颗很大的槐树,树冠参天,少说有十五米高。树干很粗,四个人都难抱得住。

    李晨风去敲门,几个工友退到后面,他们因为这一代闹鬼的传说一直很害怕,所以此刻也不敢靠近。

    “请问,有人吗?”

    里面没有回应,李晨风再喊了几声,还是没有人回应。

    这时他身后一个工友颤颤巍巍地说道:“小兄弟,要不我们还是回去吧,我们都在底下干了几个月了,从没看见这房里有人出来过。”

    李晨风还是有些不死心。

    “不行,还是把门打开看看吧。”

    几个工友显得很为难,胆老刘跟他们交代过,说李晨风是方士,懂得抓鬼,让他们一切都听他的。

    门打开之后,里面冒出一股很奇怪的味道,像是很新鲜的泥土味。

    屋内很是昏暗,尽管李晨风带头说要进去,但这时他心里一颤,竟然也有些害怕。

    这时一个人走上前来拉住了他的手,是陆幼薇,只见她甜甜地一笑,李晨风心里一暖,提起步子便迈了进去。

    几个工友愣了愣,显得很是为难,但最后也跟了进去。

    屋子不大,他们每人都拿了个手电筒,再把窗子打开,屋里就很通亮了,人多了,诡异的气息也就少了几分。

    屋里有一套完整地桌椅,一张床,几个柜子,上面都布满了灰尘,房梁上也结满了蜘蛛网,看样子的确是很久没人住了。

    李晨风愣了愣,心里泛起了嘀咕。

    这个地址是耗子亲口告诉他的,而且昨天晚上他和陆幼薇也的确是看到了这屋里有灯光,烟囱里冒着炊烟,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探究未果,李晨风他们只好回到工地,第二天有很多警察来调查老鼠袭人之事,但也没有任何的结果,应承包商的要求,工地里再次开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