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灵小说网
繁体版

第十二章 六指

    程牡丹微微一笑,那张脸便显得更加瘆人,李晨风差一点就要叫出声来,但出于礼貌还是勉强忍住,几步退到了赵老板的身后。

    赵老板面带微笑,十分礼貌地和她打招呼,仿佛完全看不见她那张恐怖的脸。

    六指向着丫鬟翠儿挥了挥手,“来客人了,你去准备一下。”

    她的语调也是阴阳怪气,李晨风终于察觉,眼前的这个女人并非活人。

    要不说姜还是要老的辣,若是周明,他在踏进这个府邸大门之时就应该察觉到不对劲的地方,像李晨风这样初出茅庐的小辈,直到现在才明白自己陷入了圈套。

    程牡丹胸前的牡丹格外醒目,李晨风的神色变得很深沉,他现在唯一不明白的是一个人,赵老板,他是周明的朋友,应该不可能故意设下圈套引他上当。

    李晨风转身审视了一下赵老板,他的脸上没有任何异样,依然是面带微笑,仿佛真的是在拜访自己喜欢的戏角。

    “牡丹姑娘,这位是……”

    “既然是赵老板的朋友,那一起进来喝杯茶吧。”

    说着头也不回地进了堂屋,李晨风愣愣地站在那里。

    “干什么呢,走吧,牡丹姑娘对你的印象好像还不错。”

    李晨风心想,反正都已经进来了,想出去也没那么容易,先看看她到底想耍什么花招吧。

    周明曾说过,他们曾经进入的那栋鬼楼煞星当空,太阴聚集,逆风水而建,乃至阴三煞之地。

    李晨风此刻感觉到那鬼楼跟这梨园比起来真的是小巫见大巫了,就连他这样每晚抱着千年女尸睡觉的主儿此刻都不禁心里发寒,他有天师金丹护体,真不知像赵老板这样的普通人是如何抵御这里的阴气的。

    这同样给李晨风敲响了一个不好的警钟,阴气乃鬼灵而生,这里如此的阴气真不知道潜藏着多少鬼怪。

    屋内同样古朴典雅,乌木的桌椅,紫砂的茶具,墙上挂着很多字画,倒与赵老板那小别墅有几分相似。或许赵老板喜欢搜罗古物的癖好就是受到了她的影响。

    赵老板热情地和程牡丹聊天,聊的都是一些戏曲上的事,比如那天要演出,唱的什么戏,李晨风安静地坐在一边也插不上嘴。

    就在这时李晨风注意到了桌子上一张旧报纸,程牡丹这古风古朴的宅子里很难见到这现代玩意儿,所以显得有些醒目。

    也不知他们聊了多久,突然程牡丹拿起桌子上的报纸笑着说道:“这位小兄弟似乎对这件事很感兴趣呀。”

    “啥事儿呀?”

    赵老板接过程牡丹手中的报纸看了看。

    “哟,花园路的那场火灾,这都过去一个多月了。”

    李晨风说道:“说是线路老化引起的火灾,四十多口人,一夜之间全没了,据说那火势之大,就连消防队也一点控制不住。”

    赵老板说道:“线路老化?李兄弟可别听那报纸上的胡诌,这只是个好听点说法罢了。我听说这是那栋楼里一个神婆在家里烧纸引起的,据说那神婆有些邪乎,什么抓鬼算命的都会,所以家里藏着很多不干净的东西,坛坛罐罐里撞着很多小鬼。火灾发生后那火都是蓝色的,这不是人间的火,那消防员自然是控制不住。”

    李晨风尴尬地笑了笑,“没有这么邪乎吧?”

    程牡丹说道:“真的也好假的也罢,那神婆号称镇四方鬼怪,保方圆百里平安。这连自己性命都保不住,看来也不过是个口出狂言之辈,小兄弟你说是吧?”

    说着说着程牡丹那张惨白的脸上又露出了笑容,李晨风心里一颤,说道:“牡丹姑娘,你这里的卫生间在什么地方?我……”

    “小翠,你领小兄弟去吧。”

    周老板站起来说道:“不用了,我带他去吧,正好我也想去一趟。”

    厕所里,李晨风吞吞吐吐地说:“赵老板,你觉得那程姑娘……”

    “什么?”

    “那程姑娘长得怎么样?”

    “程姑娘花容月貌,可是现在都市里那些个花里胡哨的小姐没法比的。”

    李晨风苦笑一声,你他妈这是什么眼神,难道被钱蒙住了眼珠子,那吓死人的鬼脸也能算是花容月貌?

    他不敢明说,毕竟这赵老板对程牡丹很是尊敬,他现在想要离开这里还得指望赵老板,要是出点什么差错他可真是别想走了,因为直到现在他都还没弄清楚程牡丹到底是个什么东西,他可以确定她不是人,却又不能断言她是鬼。

    毕竟一只鬼要如此活动在人群中,甚至在一个地区唱几十年的戏,这实在是太不可思议了。

    “赵老板,我们啥时候走呀,我那店里还有点事,今天可能要早点回去。”

    “这就要走吗?”

    赵老板显得有些失望。

    “程姑娘今晚上要去戏园子唱一出《红灯记》,我还估摸着让你到时候和我一起过去看呢,你晚上到底有什么事儿呀?”

    李晨风吞吞吐吐地说:“我怕晚上再不回去会被扣工资。”

    赵老板哈哈一笑,“我当多大的事啊,你放心陪我去看行就行了,我跟周老板说一声,保证不会扣你工资,要是扣了我给你补上就行了。”

    有钱就是任性,李晨风知道赵老板是个爱戏如命的人,凡是个人说自己懂戏他就想要结交,尽管李晨风是滥竽充数,狗屁不通。

    “那……行,我们不会到晚上之前都待在这里吧。”

    “不然呢,能和牡丹姑娘多相处一会儿那可是我们的福气呀。”

    李晨风很是无奈地叹了口气,算了,就算想走也不会这么容易。

    回到堂屋,已经不见程牡丹的人影。

    “我家姑娘有些累了,进屋休息去了,她给二位安排了客房,要不二位也先去休息一下吧。”

    李晨风和赵老板跟着小翠进了一间客房,屋里熏着香,直教人昏昏欲睡。

    李晨风竭力保持头脑清醒,但靠在椅子上还是不知不觉地睡了过去。

    再次醒来窗外已经黑了,李晨风猛地掏出手机一看,已经是晚上九点,听戏的时间早已经过了,再看看屋内,赵老板也没了踪影。

    他匆匆走出房门,发现整个宅子一片昏暗,只有角落一个房间里燃着葳蕤的灯火。

    这宅子白天已经阴气萦绕,到了晚上就更加让人心惊胆战,他缓缓朝着那间房考了过去,隐隐看见里面有两个人影在闪动。

    “主人……”

    李晨风心里一惊,是赵老板的喘息声。

    窗子是纸糊的,李晨风学着电视剧里的桥段,用手指捅开窗户纸。

    小洞里依稀可见程牡丹赤脚坐在床边,程老班趴在地上细细舔舐。

    李晨风差点叫出声来,没想到程老板喜欢这么玩,场面真是不堪入目。

    李晨风正打算离开,突然感觉到有些不对劲,从赵老板的脸上李晨风看不出什么享受。他像只狗一样趴在地上舔舐着自己主人的脚,这种被奴化的样子明显不正常,像是传闻中中了巫蛊的样子,也像是被鬼上了身,他整个人已经没了魂魄。

    过了大概五分钟,程牡丹伸手抬起程老板的下巴,又拿出一把剪刀要划上去,赵老板痴痴发笑,没有任何躲闪的意思。

    李晨风终于看不下去,冲了进去。

    “住手!”

    程牡丹面带微笑,没有一点惊恐。

    “怎么,好戏看不下去了吗?”

    “原来你一直知道我在外面,你到底想干什么?”

    “干什么,到现在你还不知道吗?”

    “你……”

    “我要你死。”

    李晨风没有想象中的那么恐慌,缓缓向后退了几步。

    “为什么?”

    “因为你和她是一类人,是我的天敌。”

    “她,你是指花园路的那个神婆?”

    “和聪明人说话我也不想拐弯抹角。”

    “我早该猜到了,花园路的大火并非意外,是你干的吧,目的就是为了杀了那个会抓鬼的神婆,为了杀她一个人而搭上整栋楼几十口人命,你不会觉得这样太残忍了吗。今后入地狱你难道不怕被抽筋剥骨,永世不得超生吗?”

    此刻李晨风已经可以确定程牡丹是鬼,并非妖魔,他在《天衍三十六法》里了解到一些关于轮回之事,他也知道这是一些在人间作恶之鬼最忌讳的,他这时候说出来也只不过是想吓吓对方,同样好为自己壮壮胆,仿佛自己真的就是一个有恃无恐的驱魔人。

    “地狱?永世不得超生?这是在说鬼还是在说人,人害人有人来主持公道,鬼害人有阎王爷来断别对错,但在有些年代,真的有主持公道的人吗?”

    “我程牡丹当了六十多年的鬼王,早已不再想入地狱轮回了,当然,不入地狱阎王老子也管不了我。但是偏偏有你们这些驱魔人要捣乱,所以我见一个便杀一个,那个死掉的神婆就是你的前车之鉴。”

    “之前鬼楼的圈套也是你设的,目的就是要杀了我。”

    “我知道你还没成气候,所以现在除掉你是最明智的选择。”

    这时程牡丹抬起右手,李晨风她的每一根手指上都带着一枚戒指,一共……六枚。